来自 互联网 2019-11-04 00:14 的文章

只能满足对于手机要求较低的老年人的需求

  那些曾打着“青年良品”的千元机ODM产品受影响最大:粗糙的外观设计,“够用就好”的配置,无法勾起青年人的换机热情,只能满足对于手机要求较低的老年人的需求。“青年良品”逐渐沦为“老年良品”,而老年群体缺乏升级动力,千元机市场开始坍缩。

  随之而来的是市场趋于饱和,正值青春年少,手机厂商从最初的开疆扩土,大器未成的人。也大抵是这样20岁上下,竞争形势更加激化。手机行业内技术创新速度放缓,然而近两年来,厂商的产品形态开始趋于同质化,变成了有限生存空间下的争夺。在千元机的带动下,智能手机行业得到了飞速的普及,而浮现在你我脑海之中的,

  为了应对竞争,厂商推出的新品开始主打细分市场,推出了主打游戏、影音、拍摄等不同领域的手机产品。 但产品卖点上的差异化,想要做到尽人皆知,还需要强大的销售体系和推广体系。前者只需要做好内部销售渠道员工的培训即可,而后者让那些曾经傲娇地称“产品是最好的代言”的厂商们,如今也乖乖请来了各个领域的代言人。

  叫“高端”“旗舰”有些名不副实,叫“低端”“入门”又显得太Low,最后厂商们选择了“青年手机”“青年良品”作为产品定位,毕竟千元机价格也正好与大多数在校学生的购买力相当。

  可以说,随着手机市场格局的改变,以及青年群体在产品购买与传播中角色的变化,厂商开始越来越重视“青年”群体,从最初的“幌子”,到如今越来越专注为青年所打造,可见这一代“青年人”在市场中已经开始发挥主导作用。

  之所以厂商如此热衷于展示拍照功能,也是利用了如今互联网时代,人们对微博、微信朋友圈等社交软件的高度依赖,这些热爱拍照与自拍的人,往往也是社交软件之中最为活跃的用户,正好可以作为厂商最“接地气”的口碑传播者。除此之外还顺势在系统相机中加入了品牌水印功能,进一步提高了品牌传播的效果。

  而此时的“青年人”已经逐渐走出校园,拥有一定的经济基础,并且在不同领域开始建立社交圈子。这群互联网的主力军们,成为了手机口碑推广最有力的传播者。

  原先面向青年人的手机品牌,借着供应链高端手机功能(指纹识别、双摄像头、快充等)逐渐下沉到中低端机型的“东风”,逐渐放弃性价比路线,开始追求品质,手机产品的均价也从千元之下提升至千元之上。

  “青年”这一定义,不仅在社会中尚无定论,随着互联网手机市场格局的改变,处于不同的市场发展阶段的厂商们,对于“青年人”的定义也在不断发生着改变,早已今非昔比。

  毕竟中国的在校生,花的多是家长的钱,而在传统的家长观念中,学生以学业为重,手机够用就好。

  虽然并未冠以“青年手机”的称号,但那几年恰逢整个手机市场正在从功能机向智能机迭代升级,智能手机对于许多人来说还是个新鲜事物。千元机低廉的价格为用户的升级带来了较低的门槛,仿佛在互联网手机市场投下了重磅炸弹,炸开了一片全新的市场。

  一时间,千元机市场火爆,引来众多厂商入局,在这个全新的战场中开疆扩土。为了让自己的产品有逼格,弱化“千元机”低价带给消费者的廉价感,厂商们开始为千元机寻找定位:

  正所谓“一分钱一分货”,随着手机与用户关系的日益密切,手机肩负起了通讯、支付、娱乐、社交等多方面的任务,甚至有些青年谈恋爱都依赖手机保持联系。那些曾经购买千元机的用户,发现性能已经无法满足需要,开始选购更高端的手机。

  说到千元级智能手机的兴起,还可以追溯到2012年,小米公司和中国移动推出的定价799元的红米手机,当时,雷军只是称其为“够用就好”的“大众手机”。

  由于最初的千元机市场,多采用代工厂ODM的方式生产。代工厂由于拥有现成的解决方案,厂商无需过多硬件技术上的积累,只要资金到位,就能够生产出自家贴牌的手机硬件。

  所以,那时“青年”对于互联网手机厂商来说,指的是那些还在校苦读,并没有足够经济实力购买高端旗舰的学生们。而实际上,则代表的是那些对手机一知半解,希望用低成本用上智能手机的人,虽然,这群人对于智能手机的的认知可能还不及那些在校的小屁孩们。

  此时,曾经厂商所面向的“青年人”,已经成为互联网中最为活跃的人群,他们个敢于尝试新鲜事物,拥有了对于品牌和品质的追求,同时对品牌溢价拥有了一定的接受能力,成为了带动整个手机市场消费升级的主力军。

  然而这个问题,在全球范围内其实都没有统一的结论。例如我国国家统计局将15-34周岁的人定义为青年人,到了中国共青团,就成了14-28周岁的年轻人,再到世界卫生组织,又成了44周岁以下的所有人……

  编者按:随着互联网手机市场格局的改变,处于不同的市场阶段的厂商们,也在不断重新定义着“青年人”这一概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