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互联网 2019-06-04 15:17 的文章

证券时报电子报实时通过手机APP、网站免费阅读

  2018年三、四线城市的订单量以及“骑手”就业人数增量明显高于一、二线城市。

  随着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变化,稳就业成为近期政策焦点。5月14日,国常会强调要守住不发生大规模失业的底线日,国务院就业工作领导小组成立,小组成员来自20多个部委,涵盖经济、金融、科技等与就业相关的各个领域。这意味着,应对经济不确定性,不再依靠大规模刺激,采取综合对策来促进就业是当下更优先的选项。

  稳就业要“稳存量”与“辟增量”并举。稳存量,就是要尽量采取措施减缓面临困难企业的人员失业问题,例如,出口部门、低竞争力行业是目前受到冲击最大的部门,要采取措施稳住这些部门的就业,避免出现过于集中的裁员,可以采取一定期限的补贴措施,以换取其减少裁员或延缓裁员。

  但是“稳存量”毕竟是一种消极的办法,发展新兴部门,创造增量就业机会才是更积极有效的稳就业措施。在这方面,与电子商务、本地生活等相配套的物流配送系统过去成为拉动就业的一个亮点,目前在稳就业中仍然大有潜力可挖。曾几何时,电商的发展对传统商业的冲击引起了人们的关注,甚至招来了一些批评,然而,有一个事实却是无法否认的,那就是电商带动了大批的新就业,为解决就业发挥了重要作用,仅物流配送领域就创造了百万甚至千万级别的就业机会。

  随着中国互联网人口红利逐步消失,互联网经济进入下半场,而下半场的互联网经济除了需要创新之外,更需要挖潜和下沉,也就是下沉到三、四线城市。统计数据显示,从2018年起,饿了么、口碑等本地生活服务互联网企业在低线城市的增长速度远远高于一、二线城市,这些行业的下沉有三个明显效应:一是改造和升级了传统商家的服务能力;二是使这些地区的居民享受到了不输于一线城市的物流服务体验,目前小城市的网购速度与一线大城市还有一定的差距,但点餐等本地生活服务与大城市相比已经基本没区别了;三是对当地的就业产生了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。对于生活在一线大城市的人来说,偶尔回到老家一趟,对此会有感性的认知。

  2018年三、四线城市的订单量以及“骑手”就业人数增量明显高于一、二线城市。据统计,配送“骑手”平均年龄为29岁,学历以初中、高中、中职为主,在辽宁、河南、山西等省份,大学生骑手的占比甚至超过20%。这些人的月收入集中在4000-8000元之间,而2017年全国城镇私营单位人员平均月收入为3800元,月入过万的配送员也屡见不鲜,河南省的骑手平均收入比全省私营部门员工平均收入高出24%。

  显然,相对较高的收入是吸引骑手们入行的重要原因,另外,这个职业较高的自由度也是它比较受欢迎的原因。一些拥有大学学历的人加入骑手这个职业,可以丰富社会经验,为未来从事管理岗位打下基础。所以,总体来说,与本地服务相配套的“骑手”,和与电商相配套的快递员一样,价值含量并不低,比很多传统岗位拥有更高的性价比,是提供增量就业机会、稳就业可以发力的一个重要领域,大力推动互联网经济继续下沉,深度“榨取”互联网创新价值的重要内容,它既可以提升低线城市服务业的发展水平,还可以起到稳就业甚至是改善就业结构的作用,政策方面应该予以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