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财经 2019-06-08 10:28 的文章

京东2018年两调架构刘强东终于放权二把手

  习惯每年1月份发布最新组织架构的京东,罕见地在2018年的一头一尾宣布了两次针对京东商城的架构调整。

  京东商城曾于2018年1月份设立的三大事业群,在这次的架构调整中也被拆分到前台和中台业务中。

  最为明显的改变是,定位社交化电商的拼购业务,整合生鲜事业部的7FRESH还有负责二手闲置交易的拍拍事业部都被放在了前台。

  此外,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在这次架构调整中表现出更为明显的“放权”姿态。

  对此,有接近京东的人士透露,持续的组织架构调整其实是在不断拆解一体化的大京东体系,让组织趋向模块化、积木化的状态。

  城头变幻大王旗的美股市场,京东和拼 多多在2018年一度迎来历史上最为微妙的时刻。

  美东时间2018年11月20日,受财报刺激影响,拼 多多股价盘中一度触及20.63%,最终收盘报价23.14美元,上涨16.63%,市值达到256.3亿美元。相比之下,京东当天的股价收跌7.67%,市值为281.9亿美元。

  这意味着,以2018年11月20日收盘价计算,创办3年的拼 多多当天市值达到256.3亿美元,与创立20年的老牌电商京东在市值上的差距只有不到26亿美元。

  美东时间2017年6月23日收盘,京东与百度市值差距仅剩6亿美元,换算成涨幅也只剩1%。当时,业界都忙着掰手指头算京东再过几个交易日就能在市值上超过百度,将百度挤出BAT。

  但主打社交电商的拼 多多在去年7月份上市时已经充分验证了资本市场更喜欢听未来故事是惯例。

  相比之下,将手中的电商、物流、金融和云计算业务的牌都打出去之后,京东如今需要更多的想象空间。

  而这一次京东商城的架构调整中,将原本的拼购业务拧出来成立单独的事业部,并且放在前台也被视为一种信号,表明了京东在社交电商上投入更多的决心。

  尽管京东官方不愿意承认,但在市场看来,京东的拼购业务更多是在对标拼 多多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京东其实早几年就尝试过拼购模式,但之前并没有足够重视。2018年3月,京东设立拼购节,宣布在京东App、微信、手机QQ、小程序等六大渠道同时发力拼购。

  “综合考虑京东平台的业务发展规划、消费者的购买方式和购物需求的变化等多重因素。”侯艳平此前这样对媒体解释京东发力拼购业务的原因。

  此外,作为对标阿里旗下盒马鲜生的存在,京东的7FRESH这一次也被赋予了更多的任务。在新的架构调整后,京东将原京东商城生鲜事业部整合并入7FRESH。

 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,京东内部一直在打造“大生鲜”概念,在合并之前,7FRESH与京东生鲜已经在业务上形成了不少联动和互补。

  “线下超市的货架是有限的,但线上生鲜的货架是无边无际的。”负责7FRESH业务的王笑松曾表示,7FRESH开店只需要从“无限的货架”中挑选适合的商品放到自己“有限的货架”中即可,绝大多数商品都可以与京东生鲜联合采购。

  市场随之而来的担忧是,京东有着太过鲜明的刘强东个人标签,看不到二号人物的存在。

  如果把企业比作是行驶在大海中的一艘巨轮,一号人物是掌舵者,负责制定航向及其战略;二号人物在其身后,既是决策者的智囊、助手,也是业务执行的中坚力量。这就像张勇之于马云,刘炽平之于马化腾,充当了“左膀右臂”的角色。特别是经历危机时刻,越发凸显二号人物的重要性。

  同样是在2018年,马云正式宣布了自己的退休计划。2018年9月,马云在宣布即将退休的公开信中表示,现任阿里巴巴集团CEO的张勇将接任董事局主席一职。而他本人将从即日起全面配合张勇,为组织过渡做好准备。

  2018年年末,随着美国检方宣布不对刘强东提起指控的决定,笼罩着京东三个月多的危机终于消散。

  2018年11月19日,京东发布第三季度财报后,刘强东曾在风波发生后首次发声。他称现在整个京东集团的管理团队已经成型且非常稳定,他个人的关注点主要放在战略、团队、文化和新业务上。而比较成熟的业务,管理团队都可以处理好。

  而这一次的京东商城组织架构调整后,京东透露出开始有意培养“二把手”的信号。

  在此之前,京东商城的三大事业群负责人都是直接向刘强东汇报;而这次调整后,各事业部和事业群的负责人基本都是向徐雷汇报。

  从个人履历来看,徐雷从2007年5月开始担任京东市场营销顾问,正式加盟京东是在2009年1月,曾历任京东商城市场营销部负责人、无线业务部负责人、京东商城营销平台体系负责人等多个职务。

  徐雷2011年曾从京东出走,在鞋业巨头百丽国际控股运营的B2C网站——优购网做过CMO,直到2013年年初才回归。2016年,徐雷担任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,2017年4月才升任京东集团CMO。

  2018年7月份,京东商城宣布实施轮值CEO制度,由徐雷兼任首任京东商城轮值CEO,向刘强东汇报,全面负责商城日常工作的开展。

  至此,自从沈浩瑜2016年8月转岗离任后,已空缺两年之久的京东商城CEO也终获补位。